『機車的速度不是絕對而是相對的,問題在於騎在上面的人快不快樂』

一早爬文時發現


說深奧也不是,對我而言,倒是很寫實

學生時代,血氣方剛、意氣用事、豪情壯志、沒頭沒腦

小倆口間有鬥嘴之下,常一個人騎著車,快速穿梭街道到安平躺在海堤上

靜靜的發呆、沈思

想通後,奔馳回來又一起去逛夜市、吃晚餐


心情好,老是龜爬,任憑車輛呼嘯而過

我就慢慢騎,看著路旁的..背影


身後載著她,快不快樂?

當然快樂啦,所以我速度更慢

一方面可保護她,一方面我喜歡她抱著那種幸福的感覺


曾幾何時,我保護不了她了

開始與時間競賽,用速度換取時間


後來,開始跑大埔的山路

我把生命交給自己的自信心

每回的夜跑大埔吃宵夜,黑夜差點吞噬了自己

久了,自信心也被死神砍掉大半

直到認識另外一個她

又返回市區繼續龜爬重溫那幸福


每受一次傷,也成長不少

逐漸改變著自己

就算不快樂,也能開始享受慢慢騎的樂趣

挪,路邊一個穿短裙的女孩又讓我笑了


但,一路下來

漸漸無法從車速分辨我自己倒底快不快樂


創作者介紹

瓶攝言語

水藍色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